扫我访问商城

教师没有尊严,教育就没有希望
作者:西北客  阅读:2067
2018-04-09 08:57:09

 01 
看到一则清代“老师”和“学生”的故事,颇有趣味。
乾隆时期,王杰曾任上书房总师傅,教当时的皇子、后来的嘉庆皇帝读书。
其执教相当严厉,皇子不用功,他也敢罚站甚至罚跪。
有一次,乾隆碰见皇子被罚跪,即令站起,生气地对王杰说:“教者天子,不教者亦天子,君君臣臣乎?”
你教不教我们,我们将来也都是当皇上,你这样罚我们,是臣对君应该有的态度吗?
但王杰说:“教者尧舜,不教者桀纣,为师之道乎?”
受教的将来成为尧舜,不受教的将来成为桀纣,老师的作用就是这样啊!
乾隆听了,深为叹服,令皇子复跪。
 02 
每个家长都有护犊子之心,当了皇帝的乾隆当然也不例外。
看到了自己的儿子、未来的皇上被人家罚跪,当然心里不爽。
但如果他看到儿子被罚跪就龙颜大怒,把王杰给“咔嚓”了,或者王杰看到乾隆生气就吓得诚惶诚恐,死罪死罪,往后再也不敢管皇子,那么未来的嘉庆皇帝会是个什么样,还真的说不准。
有句话说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同理,不管是谁的儿子上课犯了错,也都应该受到老师的管教与惩罚,这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和规则。
 03 
遗憾的是,近些年,我们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规则。
孩子在学校犯了错,很多家长都不愿意让老师管教,更不用说稍加惩罚。
比如去年,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:
老师在上课的时候,有几名同学在下面聊天,破坏课堂纪律,影响到了其他学生上课。
老师在几番劝说之后,他们依旧聊天,所以老师让他们到教室后面罚站。
没想到,这引来了学生家长的不满,一位家长公开质疑老师说:“这算体罚学生吗?我是花了钱让我家孩子来上学的,不是让他来罚站的!”
这架势,比当年的乾隆皇帝还牛气十足。
不知道这件事后来的结果如何,但说实话,如果家长告到教育局,最大的可能性是老师要道歉认错。
因为,现在我们对学生的保护,比乾隆皇帝对儿子的保护更甚。
老师由于管学生而惹祸,被家长告、被上级罚,甚至被学生或家长打的事情,屡见报刊网络,我们已经习以为常。
 04 
比如湖南新化一位小学老师,检查作业时发现某学生拿了一本旧练习册充数,于是要求其回头把作业补上。
次日,老师发现该生仍然一道作业也没做。
老师对其进行批评,学生不听,还用手玩笔,于是老师用教鞭打了学生的手一下。学生见状往教室外面跑,老师把学生拉了回来,又用教鞭在学生腿上打了几下。
接下来,学生的监护人多次来校闹事,并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治疗,在医院诊断“无异常”的情况下,提出了3万元的赔偿要求,当事老师多次赔礼道歉无效。
由于赔偿没有得到满足,监护人多次带孩子住院检查治疗。最终经过调解,当事老师赔偿住院费、饭费、误工费、车费等共计一万三千元。
这样的处理结果,不知道置教师的尊严于何地。
对此,有做教师的朋友评论说:
越是负责的老师越总是错误地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。切记,别人的孩子别人打得,自己打不得;别人的孩子别人骂得,自己骂不得……
此乃悲愤之语,也未尝不是实情。
 05 
更令人揪心的是当年娄底市一中老师给学生下跪事件:
在英语课上,两名同学在纸上下五子棋。
老师发现后过去制止,结果引发冲突,其中一个学生抢过老师的教鞭,将老师压在地上长达十分钟之久。
然后当然就是叫家长,让孩子道歉,但孩子的道歉毫无诚意,甚至在做检讨时还说:“教师应该列入服务行业,学生来是享受服务的。照此理解,学生就是顾客,就是上帝。”
学生在台上做着“检讨”,台下还有学生发出“嘘”声,这使得旁边的老师颇感伤心,于是突然向学生下跪,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一行为震撼和唤醒学生。
不知道他的学生最终有没有被唤醒,但这样的新闻却唤醒了很多老师,让他们知道了自己地位的尴尬。
说实话,老师应该是服务者,是为学生服务的,这样的理念,不只是存在于一些学生的头脑当中,很多家长甚至一些教育行政领导也这么想。
如果学生真的成了享受服务的“上帝”,如果老师真的成为被学生颐指气使的“服务员”,那将不仅是教师这个群体的悲哀。
 06 
“教育质量是尊敬出来的,不是谁抓出来的,就是说成才自尊师始,你想成才就从尊敬老师开始,你想国安就从重视教育起步。”
教育部长陈宝生的这番话振聋发聩。
教师没有尊严,教育就没有希望,我们的孩子也难以成材。
学校教育不仅应该让学生学到文化知识,还应该让他们学会遵守规则,而负有传道授业解惑之责的老师,本应该是知识的传授者和规则的维护者,他们应该有足够的威信和尊严。
让教师成为一个有尊严的职业,我们不仅要挂在嘴上,更要落实到每一个人的行动当中。
因为,这不仅关乎教师这个职业地位的提高,更关乎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,以及这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。
来源:明珠絮语

地址: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城关镇西门口向西50米本地关注 电话:0914-7777786

Copyright © 2017-2018 陕西本地关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(陕ICP备17020692号-1)